<menu id="44yqe"><menu id="44yqe"></menu></menu>
<menu id="44yqe"></menu>
  • <xmp id="44yqe">
  • <menu id="44yqe"><menu id="44yqe"></menu></menu>
    <menu id="44yqe"><code id="44yqe"></code></menu>
  • <nav id="44yqe"></nav><menu id="44yqe"><strong id="44yqe"></strong></menu>

    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

    服務熱線:400-810-1996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采購

    BEE全球意見反饋涉及政采內容

    2022年06月21日 09:05 來源:中國政府采購報打印

        近日,世界銀行官網公布了新的營商環境評估體系——宜商環境(Business Enabling Environment,以下簡稱BEE)在全球范圍內收集到的反饋信息。反饋信息來自世界多國民間組織、私營機構、智庫及學術機構、國際金融機構、政府部門、專家學者等。其中也包括我國業內人士就BEE目標、評估視角、評估范圍、指標框架、數據收集方式等方面的探討。
      據了解,BEE包括10個一級指標,分別為企業準入、經營場所、公用服務連接、勞動力、金融服務、國際貿易、稅收、爭端解決、市場競爭和企業破產。每個一級指標都包括3個二級指標,分別從監管框架、公共服務、整體效率3個方面來衡量一級指標。其中,市場競爭這一指標內容與我國營商環境評價中的政府采購指標內涵接近。
      世界銀行中國執行董事辦公室負責人建議,在“市場競爭”指標中,一是BEE所提到的政府采購應僅限于對國內注冊的企業進行評估。因為,只有48個國家加入了《政府采購協議》(GPA),大多數國家的政府采購市場只對注冊的國內企業開放。二是在評估市場競爭指標下的政府采購時使用基于貨物和服務采購的案例研究。一方面,使用案例分析可以確保公平合理的評估結果。另一方面,從采購項目的規模和頻率來看,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所占比例相對較高,各類供應商(包括國內外企業)參與貨物和服務采購招標的范圍更廣。三是政府采購的數據采集來源應擴大到地市級,而不僅限于中央一級。四是在“公共合同招標法規質量”評估中增加“是否有支持中小企業的采購政策”的相關內容。因為,中小企業的風險承受能力相對較弱,增強其競爭力是優化商業環境的重要目標。五是關于政府采購的“專家咨詢”不應僅限于世界銀行集團(WBG)的公共采購專家,各國國內政府采購專家和當事人也應包括在內。六是“電子采購平臺的透明度和交易特征”應評價電子采購平臺的可訪問性、穩定性和可靠性。
      環球律師事務所主任劉勁容表示,對于“市場競爭”指標,BEE采用授予公共合同的時間和支付政府供應商的時間來描述促進市場競爭的關鍵服務的實施效率。這兩個因素可以促進關鍵服務的實施效率,但它們與關鍵服務的市場競爭無關,與行政部門本身的效率更為相關。另外,BEE側重于政府與私營企業之間簽訂的公共合同,這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了私營企業之間的競爭活動。除了對商業競爭相關法規的質量和執行情況進行一般性評估外,只有“簡化合并審查的有效實施”談到了私營企業之間的市場競爭。事實上,私營企業之間的競爭活動對于展示一國市場競爭的全貌至關重要。因此,建議BEE中應包含更多評估私營企業競爭行為的可行指標。此外,“市場競爭”指標的組成部分,要么過于抽象而無法評估,要么過于具體而無法描述市場競爭的全貌,應將其劃分為可測量的因素和維度??傮w而言,BEE項目在監管框架和為私營部門發展提供公共服務之間保持了適當的平衡。BEE從立法部門(監管方面)和執行部門(公共服務方面)兩個角度討論了政府在促進私營部門發展中的作用。對于所有指標,BEE似乎對這兩個方面給予了同等的重視。然而,在計算總分時,有些指標應在公共服務方面給予更高權重,有些則在監管框架方面給予更高權重。例如,“公用服務連接”指標中應更看重公共服務。因為,政府是服務提供者,這一領域的法規旨在規范公共服務提供者本身。值得一提的是,BEE將“數字技術”和“環境可持續性”考慮在內,表明世界銀行致力于適應不斷變化的世界。BEE是評估一個國家商業扶持環境是否良好的指南,但是,它沒有詳細說明在現階段將如何實施,也沒有說明是否將平等地用于每個國家或者根據不同國家的具體情況以更靈活的方式使用。由于不同行業可能對公共服務有不同的需求,并受不同法規的監管,公共服務和法規監管對某些行業可能足夠,對其他行業則不夠。以供水為例,供水對銀行業來說是足夠的,但對需要大量水的造紙及相關行業來說可能遠遠不夠。換句話說,有可能一個國家在某一特定行業做得很好,而在其他行業做得很差。BEE是否會考慮評估一個國家的所有行業,并在計算總分時給每個行業賦予一定的權重?或者BEE會選擇一些特定的行業,評估時只考慮這些行業?如果是,這些特定行業將如何選擇?對于那些無意中在這個行業做得不好甚至根本沒有該行業的國家來說是否不公平?
      德勤中國副首席執行官蔣女士給出兩項建議。第一,在一級指標中增加“應急管理”。盡管BEE表明將重點關注微觀經濟層面(即對宏觀經濟狀況、政府腐敗和問責、性別等宏觀方面不再關注),但鑒于近年來新冠肺炎疫情常態化,以及氣候變化、自然災害等情況頻發,各經濟體的應急管理越來越精細化,政策更新越來越及時化,應急管理與經濟(尤其是私營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密不可分,因此成為許多企業評估地區發展環境的重要因素。故建議將這一指標納入新的體系進行設計考慮。第二,交叉主題選擇應更具多樣性。在目前已公開的10個指標基礎上,BEE可能將融入兩個跨主題相關的交叉主題,目前暫定為“數字技術”和“環境可持續性”。對此建議:一是交叉主題的數量可結合參考國際發展趨勢相應增加,如,國際經貿規則(CPTPP、RCEP、DEPA等)的相關內容;二是針對上述兩個主題,應每年根據發展對其進行內涵更新,如,在“數字技術”中引入人工智能、元宇宙、AR/VR等,在“環境可持續性”中引入碳中和、碳達峰等。
      ·延伸閱讀·
      2001年,世界銀行成立全球營商環境評估項目組織,并于2003年發布第一份《營商環境報告》(Doing Business,以下簡稱DB)。2021年9月16日,世界銀行發布聲明表示將停止發布DB。2022年2月4日,世界銀行在官網上發布新的營商環境評估體系BEE的前期概念說明,標志著其對全球營商環境評估邁入新階段。
      據了解,相較于DB,BEE是從中小企業開展業務的便利性的角度轉變為從整個私營企業行業發展的角度進行評估。
      BEE主要使用兩種數據收集方法,包括專家咨詢和企業調查。專家咨詢是指從提供相關法律服務、公共服務的機構和這些機構的專家那里收集數據。企業調查是指從實際辦理業務且具有代表性的企業中收集數據。此外,BEE還可以使用兩種佐證機制來驗證通過專家咨詢收集的數據,包括案頭研究(即閱讀法律法規、查閱公共網站)和官方數據(即來自登記處、法院和其他機構的行政統計數據)。
       (編譯/張舒慧)

    相關文章

    国产成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成本人,精品一区二区无码AV,亚洲色成人网站www永久,久色福利,韩国r级理论片在线观看